家裝網歡迎您的光臨!
 

養女和丈夫之間的變態情感

2019-7-10 編輯:admin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 去年12月28日這天,生意清淡,我盤了盤貨,打算趕在銀行關門前去辦理點存取款業務,順便進些貨回來。出門時正好3點,我不忘囑咐一句,“小雨,三子,好好看店。”   小雨是我的女兒,準確說應該是養女,我和錢鶴明再次組織家庭時他帶過來的,而三子是我雇的臨時工...

  去年12月28日這天,生意清淡,我盤了盤貨,打算趕在銀行關門前去辦理點存取款業務,順便進些貨回來。出門時正好3點,我不忘囑咐一句,“小雨,三子,好好看店。”

  小雨是我的女兒,準確說應該是養女,我和錢鶴明再次組織家庭時他帶過來的,而三子是我雇的臨時工。三個人守店不多不少剛剛好,刨開成本、房租、伙食、水電以及薪水等開支,還有兩千多元盈余,加上錢鶴明開貨車掙回來的錢,一家人過生活馬馬虎虎。

  5點左右,事辦完了,我拎著打的貨,卻攔不到一輛的士,于是想起給錢鶴明打個電話,讓他繞個道捎我回家。不料他的手機關機了,我一通電話追到公司里,共事的師傅說:“老錢手機沒電,一個小時前就回去了。”

  我只好自力更生。等將貨盤進店,差不多6點了,三子一個人在店里,卻不見小雨的影子。

  “丫頭上哪兒去了?”

  “她喊肚子疼,回家吃藥去了。”

  “走了多久?”

  “大概半小時吧。”

  三子噼里啪啦不假思索地答著,我嘴上掛著淡笑,身體里每個毛孔卻在冒著冷汗,各種關于錢鶴明和小雨不好的猜想,在腦子里亂竄。這絕非無稽之談,我略顯齷齪的念頭源于他們早露出冰山一角的苗頭。

  其實,錢鶴明和小雨兩人也非親生父女,老錢第一段婚姻維系了不到3年,就被嫌他無用的老婆給甩了,此后十來年他一直未再娶,是小雨的媽媽改變了他獨身的想法。只可惜,那可憐的女人在大前年死于一場車禍,而小雨的親生爸爸英年早逝,她成了個孤女,老錢于是咬咬牙,決定帶著這個命苦的養女過日子,有粥喝粥,有肉吃肉。女人私房話(http://sifanghua.com)

  人窮志不窮,這也是當初我看上老錢的原因,我們都是受過婚姻之苦的人,了解風雨中飄搖的辛苦,抱在一起過日子,苦也是甜。記得小雨頭一回上家里來吃飯,有點認生,我摟著她說:“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兒,媽媽一定風風光光送你出嫁。”

  憑良心說,三個毫無血緣的人重組家庭的確需要勇氣,我不是假裝偉大,而是真心實意。那以后,但凡我的事兒老錢均十分上心,私下用車幫店里運貨、接送我上下班,家里有了個男人,裝燈泡、通下水道、灌煤氣之類的粗活,不用我再發愁了。人前人后,小雨親熱地叫我媽媽,念完技校,她進商場當了名營業員,雖說收入微薄,但也曉得逢年過節孝敬我們。一家三口的和睦,讓我有種“寒冬過后,便是暖春”的滿足。

  老錢和小雨父女的關系倒真是出奇地好,手挽手出門,一起過早,有時連下班也是前腳跟后腳,日子長了,連隔壁鄰里都覺得怪別扭,拐著彎子提醒我,我老是向著他們,說:“天下哪有父女不親的?感情好才正常!”

  可這份信任不久就不攻自破了。一個周末的晚上,小雨坐上老錢大腿撒歡的一幕被我撞上了,我渾身的血一下子沸騰起來,從腦蓋燒到下腹。作為上輩,這么干就叫亂倫,可老錢拼命辯解,說小雨從小缺少父愛,感情還不成熟,給他一點時間,關系慢慢會理順的。我就這么心甘情愿地被他灌下了迷魂湯,不過為解心有余悸之憂,我勸小雨辭掉了商場的工作,來店里幫忙,人天天在眼皮子底下,總歸放心些。

  看來,我還是失算了,小雨這枚花骨朵,隨時搖曳著青春的資本在老錢生命里綻放嬌艷。

  店子離家不遠,我慌慌張張地往家里趕。不是說看誰走路的時候帶著風,誰就離出事不遠了嗎?此話一點不假。當我掏出鑰匙,輕手輕腳開鎖,關上門后,我預感到屋內某些見不得光的東西,像苔蘚一樣在陰暗處瘋長。

  “我們得偷偷摸摸到什么時候?”里屋,小雨柔情蜜意地盯著錢鶴明看,眼神似霧鎖荷塘般地勾人,“我看,還是跟媽媽說清楚算了!”

  “別著急,我心里有數。”

  簡單兩句對白結束后,兩人竟情不自禁繾綣在了一起。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文章出自:家裝網www.tirfsg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中彩网开奖查询